佐智—IPR

社区卫生科研公共服务平台全新改版 致力于打造“让全科医生从平凡迈向卓越”的卓越GP-E培养平台
首页 / GP之窗/资讯/ 国内热点

资讯

  • 国际热点
  • 国内热点
  • 《焦点访谈》20180203全科医生调查(二)短缺的健康卫士

    作者:央视网    来源:央视网    浏览量:    上传时间:2018-02-05 22:08:29

      央视网消息(焦点访谈):在上一期关于全科医生的节目,让我们了解到全科医生的重要性和必要性:比如解决大医院人满为患的问题、让患者在家门口就近就医等等。但是从全国来看,全科医生的数量还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。按照国际上每万名居民拥有5到6名全科医生的标准计算,我国至少需要70万名全科医生,然而现在全国只有20.9万名注册全科医生,缺口很大。在边远地区,这样的问题就更加突出。
     
     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是中国最偏远的城市之一,人口200多万,冬季长达7个月,每年国庆节过后患感冒、发烧、呼吸道疾病的人数就会剧增。这里是呼伦贝尔市人民医院,当地最大的三甲医院,也是最繁忙的医院。
     
      呼伦贝尔市人民医院医务部主任郭振山告诉记者,医院每天平均挂号人数在3000人左右,2016年全年门诊总量是81万,2017年总量达到了89万,比上一年增长了10%左右。
     
      儿科是患者较多的科室,不少人都是一大早就过来排队,有的人甚至是从外地赶过来。其实,很多患者得的都是常见疾病,完全可以在社区就近治疗,但因为就医习惯以及对全科医生的不了解、不信任,造成大医院人满为患。
     
      门诊每天共有2名医生和2名返聘专家接诊,平均每人每天要给70多名孩子看病。虽然这里的儿科共有16名医生,在呼伦贝尔市最充足的,但巨大的负荷仍令每名医生都不堪重负。
     
     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人民医院主任医师陈桂梅说,这里的医生没有正点下班的时候,门诊医生和返聘的老专家早晨7点就要到医院开始诊治,直到1点左右才能下班,有时甚至连午饭都吃不上。急诊的医生在12点之前要看40个或者60个病人,基本是5分钟一个病人,所以医生的负荷很重。
     
      严格来讲,呼伦贝尔医疗资源并不是匮乏,而是分配不均。大医院产生的虹吸效应不仅吸引走了大批患者,还吸引走了大量医护人员,加剧基层全科医生的不足,而这种局面在短时间内恐怕还难以改变。以市政府所在地海拉尔区为例,全区全科医生63名,缺口10人左右。他们招人的主要方式是从大医院转岗和从外部招录。
     
      胜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面临全科医生不足的状况。这个中心要服务4.5万多名居民。到2020年,按照国家每万名居民配2至3名全科医生的标准,这里至少需要9名全科医生。
     
      呼伦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情况也是如此,他们需要至少12名全科医生,但实际上只有8名。虽然中心硬件条件不错,但就是很难招到人,也很难留住人。工资低、职称晋升难、业务水平提高慢成为基层全科医生发展的瓶颈。
     
      为了解决人手不足、医生水平不高的问题,他们和二级以上医院建立起了医联体,每周三次从大医院派医生到社区进行协助。
     
      城区尚且如此,乡镇就更加严峻了。新巴尔虎左旗距离海拉尔一百多公里,冬天经常是零下二三十度,刮白毛风,寒风刺骨。新宝力格苏木中心卫生院建于2005年,目前有19名医护人员,其中全科医生只有2人。
     
      2名全科医生,服务近3000人。虽然按照国家标准远远达标了,但因为牧民们居住得非常分散,平均每平方公里只有4个人。
     
      虽然医生缺口很大,但治病救人一刻不能停。为了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,他们想出了个好主意——小药箱,里面配备了基本药物,从2011年起向牧民发放。
     
      冬天到牧区巡诊是件不容易的事,什么状况都有可能发生。所以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每次都必须做好充分准备。
     
      巡诊正好赶上三九天,零下二十多度,加上大风,体感温度至少零下三十度。车在雪地里艰难地行驶了近一个小时,眼瞅着就要到了,却陷到了雪坑里了。
     
      这是一对在草原深处放牧的一对牧民夫妇,高血压患者。
     
      做完体检,给小药箱补充上药品。巡诊团队又要前往另外一户牧民家中。但是车又好几次陷进了雪地里。
     
      冬天的草原天黑得很早,下午四点多,已经是黄昏了。
     
      这样的巡诊每个月至少一次,一次两三天。天气好的话一天能看十几家,不好的话就只能看三、四家。高血压、糖尿病、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以及老年人是他们重点关注的人群。和城里全科医生不同的是,他们除了面对人员不足、工资低以外,还经常面对气候恶劣、路途遥远、治疗手段有限等困难。
     
      鸿图嘎查是新巴尔虎左旗附近的一个村子。这里只有一个卫生室,它的前身是卫生院,后来撤销后改成了卫生室。陶特格医生是上级乡镇医院派下来的驻村蒙医,副高职称,也是这里唯一的工作人员,负责全村407人的健康。虽然只有一个人,但是看病、治病、配药、巡诊、公共卫生等工作却一样都不能少。一个人就是一个卫生室,一个卫生室就是一个人。
     
      全村有48人患有高血压,大多都是老人,他们是陶医生重点关注的居民。
     
      陶医生除了要操心村民的健康问题,还有一件事令他放不下心。今年他已经58岁了,再过两年就要退休,可谁来接他的班还不知道。
     
      呼伦贝尔地区全科医生的状况并不是特殊的,硬件条件不错,但就是缺人,在内地许多地区也都是如此。要想构建分级诊疗制度,让优秀的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,还需要多方面的努力。
     
      节目中我们看到,在一些社区尤其是边远村镇,全科医生人手少,工作压力又大,十分不容易,但他们又是群众最需要的健康守门人。所以壮大全科医生队伍迫在眉睫。按照国家规划,到2030年,城乡每万名居民要拥有5名合格的全科医生,全科医生队伍基本满足健康中国建设需求。按此计算,我国今后每年大概要培养4万名全科医生,任务很重。怎么办?在以后的节目中,我们将继续关注。

     
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用户名: 密码:
   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    返回顶部